读《我的作文教学故事》有感
发布时间:2014年07月20日 14:35:30  
“作文”一直是很多语文老师心中不愿提及的伤痛,也是让无数孩子抓耳挠腮的苦差事。神曲《忐忑》今年特别火,我倒是觉得用这个词来形容老师和学生面对“作文”时的心情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好在作文是可以“极其含糊”的:不像数学题目,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同一篇作文在不同人看来会有截然不同的评判;考试时,作文的得分档次,也在老师们一次次“心软”之后,只能体现出极其微弱的差距。正因为难弄,花工夫花精力去做了之后的收效也不见得会多大,所以老师们便在心里自我安慰:让它去吧,反正也弄不好,就稀里糊涂混吧——但我们心里都是知道的,班里孩子面对作文的状态是如何的,写作的水平又是如何的——而在我看来(闪亮儿童网www.smtxjs.com)
,前者更为重要。

上面一段说了语文老师的不是,我也是语文老师,而且一直是中高段的语文老师,与习作教学也打了12年的交道,虽说也作过一些努力,曾经也取得过一丁点小小的满足感,但“混”也是自己曾有的一种心境。因为“坚持”太难了。

不得不佩服管建刚老师,因为他的那种“坚持”:坚持进行作文革命,坚持做到新招迭出,坚持引导学生坚持写作。

为了让学生体验“发表”的乐趣,依靠“发表”的力量来激发习作的热情,他办起了班级手抄报,后来条件允许,《作文周报》正式出刊。学生看到自己的作文能发表了,心里自然欢喜,但任何一种形式,时间久了,学生的热情度肯定会受到影响。自2000年初第一期《作文周报》至今,已经10多个年头了,可《作文周报》依然深深地吸引着管老师的学生们。这份吸引自然离不开管老师这一路走来为办好这份报纸所动的心思。

学生的作文在《作文周报》上发表之后,管老师就发给学生一张“刊用纪念卡”
  •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手机版
  • 闪亮儿童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501812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