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之幼儿园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24日 07:09:02  
出生于七零年代的我对童年最清晰也是最遥远的记忆就是上所谓“幼托班”时年轻的赵老师带着大大小小几名幼儿借西街一户人家的一间屋子,给我吃一个我印象中有史以来最大的西红柿以至于我一口气吃完后竟然呕吐,然后躺在门板上,一丝阳光和阵阵凉风拂过我的脸庞时的那种美好的感受。那时,能吃到一个西红柿,真是莫大的享受,更何况居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幼托班”!那时连小凳子都是各家各户自己搬去的。有上课吗?没有任何记忆了,但赵老师朦胧而慈爱的身影一直摇曳在我的记忆里。

后记:没想到,三十多年后,我成为了赵老师外孙女的班主任!真是风水轮流转,有意思!(儿童网smtxjs.com)

幼儿园的印象仅有大班几个零星的片段,以至于我一直以为我只上过一年幼儿园。幼儿班的教室在桥堍的小学门口一间屋子,班主任是我的姑妈,很厉害,孩子们都怕她,我也怕。我一直不知道在学校该叫她姑妈还是叫她老师,所以干脆闭口不叫,直到有一天好朋友上厕所忘记带纸要我去帮她要,我才硬着头皮叫了声:“顾老师”,还紧张得几乎忘记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那时经常要检查孩子们的口袋里带了什么东西,卫生条件太差,乡下的孩子也不懂讲卫生,口袋里五花八门什么都有。我却什么也掏不出来因为姑妈对我妈讲不要给她的衬衫做口袋,否则口袋里会很脏。教室的桌椅都是木头做的,桌子上面由于年代久了,有许多的印痕,黑乎乎的。有上课,教一些儿歌、故事,还要表演“小熊过桥”。
  • 联系我们 我要投稿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闪亮儿童网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5018122号-1